CP拟人的同人
请站内搜索【要存帖做啥】

存档论文格式需要调整
转载请发私信给【博主太雷了】

论文整理— 林方林(补充原文版)

补充原文帖见于CP楼16楼第10楼2991L

原帖见于CP楼第16楼第9页2415L

 

老流氓和小盗贼的现实生活——林方林论文 

BE还是HE自由心证吧。我想说的是林方林并非没有萌点的 

两个并非最天才的选手,第五赛季到第八赛季四年的交集,一种特殊的猥琐流的打法,以及后来双双转会离开母队。 
方锐最早是林敬言的接班人,后来又变成了林敬言最好的搭档,一个是第一流氓,一个是盗贼之王。两个人配合默契,呼啸也是季后赛常客。 
两个人离开呼啸离开得都不那么愉快。林敬言被迫转会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看到方锐过多的表示。所以很多人都单纯地把他俩看成了普通的搭档关系。转会了,关系就结束了。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比较不同的是,现在正在进行不负责任八卦的人中,有大量的职业选手。 
“什么情况?”这种比较老实平常的,来自于方锐的前队友林敬言。作为昔日搭档,两人场下私交也很好,这时自然比较关切。

方锐在发出累感不爱的声音之后,林敬言在微博上问及方锐怎么了。林敬言看不出方锐的状况么?不可能。因为林敬言就是这么离开的,而方锐在百鬼巢穴之后队伍矛盾全面爆发时候想到的也是林敬言。 
在文中此时我们看不到他们太多交集,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随着转会淡掉了么? 
在呼啸的时候方锐是不靠谱的副队长,特长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各种鬼扯。林敬言包容下来了这样的方锐。虽然林敬言是队长,方锐是副队长,但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样的分明如同韩张。 
看看韩文清对张新杰的严肃态度,还有张新杰去网游帮忙别人叫他张队他自己纠正是张副队,还有李轩对吴羽策的各种小心思之后吴羽策在队伍里的隐忍,队长和队副之间的区别体现得非常明显,队长和队副之间不管因为什么,两个人之间上下级关系是十分明显的。 
方锐这个不靠谱的副队,就在彬彬有礼的林敬言的包容下呆了四年。 

“练着呐?”林敬言却没过去坐,凑过去看兴欣训练。 
“有没有素质,偷看训练啊?”叶修终于抬头,鄙夷了林敬言一眼。 
“这是偷看吗?”林敬言没理,固执地看下去。 
结果方锐正好一个操作失误。 
“哈哈,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林敬言笑道。 
方锐转身,朝林敬言竖了两个中指。 
“转型得不错嘛!”林敬言却在此时收起了玩笑的口气,认真地说了一句。 
“还好吧!”方锐说。

而方锐转会去了兴欣之后,霸图四人去兴欣的训练室,林敬言对方锐说得感受到了来到背后的压力的时候方锐的回答是一对中指。可以想象得到方锐平时在呼啸和林敬言之间是多么没大没小。 

“老林。”方锐也在和他的老搭档林敬言打招呼。 
“第一流氓林敬言!”包子叫道。 
林敬言顿时很高兴,这个名头很久没有人安到他头上了,兴欣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看起来很会聊天嘛! 
================= 
“我哪有那么幼稚!”张佳乐说着,“不过就只是水吗?怎么不装点颜料啊油漆什么的?让兴欣那帮家伙花花绿绿出场啊,哈哈哈。” 
“多大仇啊!”有人感慨着。 
“呀!”张佳乐吓了一跳,“怎么还有一个。” 
“一直还有一个啊……”林敬言无语,方锐过来和他聊了几句,张佳乐进来就见叶修和包子,居然没留意到兴欣这还有个伏兵。 
“再来兴欣的话,可能会有颜料啊油漆什么等你呢!”方锐对张佳乐说道。 
“多大仇啊!”张佳乐说。 
“谁说不是呢?”方锐笑笑,“走了啊!”朝众人招呼了声,离开。

而方锐去霸图的休息室也直接去找林敬言,在叶修和包子走了之后,依然留在那儿和林敬言说话。直到他回答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才发现他还在。方锐去霸图目的明确——找林敬言。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可以看得很明白了吧。 

虽然是好友。但是这是季后赛,两人都是负责任的职业选手,都希望帮助己队争取到胜利。所以他们用心揣摩着昔日的搭档。希望将这份了解化为武器。结果,两人了解的程度差不多,最后做出的判断也差不多,了解没有成为武器,反倒将两人之间的威胁全都给化解了。 
就好像是两人间的那份默契,在阻挠他们二人发生战斗一般。 
这种感觉并不幸福。 
默契曾是他们引以自豪的东西,但是现在,却成了他们比赛的妨碍,要完成比赛,要获取胜利,他们要比的,是看谁能更加残酷利落地摆脱这份默契,这份象征着他们昔日一切的默契。 
================= 
战斗很激烈,可是在有水准的人看来,却又有些粗鄙不堪。 
这是一场需要了解两人背景才能完全看懂的比赛。粗鄙,因为两人默契,因为他们都对对方的精妙了解于胸,那种手段,反而会变得不管用。 
而像现在,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击,往往却能收获到奇效。 
默契不再是相互的扶持,相互的辅助,而是阴谋、陷阱、圈套…… 
很多拥有搭档的选手,都不忍看下去了。 
这是怎样残酷的一种比赛,为了胜利,两人都在将曾经的那份了解,那份信任,那份可以将后背完全交给对方守护的坦然,变得各种阴毒。 
================= 
到底还是输了啊! 
林敬言从比赛席中出来时,叹息着。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这场比赛并没有让他觉得丝毫懊恼。这个结果,他可以很坦然地接受,输给方锐,他也没什么不服气的。 
毕竟他已过当打之年,而方锐却正值巅峰。 
在挥别过去这种事上,两年了,他还在对他的唐三打念念不忘,但方锐呢?干脆地是连职业都给换了,显然在这事上方锐也比他更加决绝一些。 
自己确实已经老了,而方锐,还有很长的未来呢! 
望着赛场另一端兴欣的比赛席,林敬言很遗憾这是擂台赛,方锐没有办法在彻底完成比赛前从比赛席里出来,他倒是很想借这次机会给方锐送上祝福,他不知道两人是不是还有这样在场上相对的机会。 
默默又注视了那边一会,林敬言走下赛场,祝福,最后只能留于心中。 
加油吧!我的朋友!

至于那刷默契值的几场比赛是刀还是糖,自由心证吧。但是两个人都是职业选手,所以他们都只能理智。这是职业精神。可能很残酷,但是这就是生活。 
看看叶修在嘉世的影响力,看看韩文清在霸图的绝对权威,再看看林敬言加入霸图时候的懂事,就能知道呼啸并不是个让人能乱来的地方。这里的队长只不过是个队长,绝对权威什么的还是去找霸图真爱老板吧。 

方锐很随性,从在蓝雨时的气功师身份,再到被呼啸挖来往流氓上培养,结果等真成职业选手时,又发现盗贼挺适合,于是定位成了盗贼……这或许可以说方锐在不断地妥协,可是在当下的职业环境,一位未成名的选手,想得到战队重用,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选择这样服从和妥协。而方锐呢,他的服从和妥协也着实多了些,只在训练营到成为职业选手的途上就这么多波折,但是最后,他终于是成功了,但这家伙,成功之后,他又转型了,但以他现实的身份和地位,转型,还会被人看作是服从和妥协吗?可在方锐看来,却没觉得和当初有多大不同。
而方锐的职业生涯也非常喜剧,从挑战赛到蓝雨训练营再到呼啸,中间还换过职业。气功师-流氓-盗贼-气功师。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里边多了很多现实的和理智的成分。 
乃至于两个人之间的互相出卖。 
昨天更新不少人都说插刀,因为方锐了解的不是全部的林敬言。但是其实林敬言了解的也不是全部的方锐啊。 

肯定是方锐那个小子。林敬言猜得出,不过这种“出卖”是理所当然的,他也在霸图这边贡献了不少方锐的情报,可能比方锐提供的他的情报更多。毕竟,他是看着方锐从一个毛头新人,几经转折后选定盗贼这个职业成长起来的。俯视比起仰视,看到的东西总是更多一点。
在林敬言和苏沐橙那一战选图的时候就知道,林敬言和方锐熟悉的图还不是完全一样的,因为林敬言比方锐早离开了呼啸一年。两个人都把对对方的了解卖给了新战队。但是看一下老林的内心想法吧。 
不过这种“出卖”是理所当然的,他也在霸图这边贡献了不少方锐的情报。 
但是这一段中更引人注目的是下一句。 
毕竟,他是看着方锐从一个毛头新人,几经转折后选定盗贼这个职业成长起来的。 

俯视比起仰视,看到的东西总是更多一点。
俯视比起仰视,看到的东西总是更多一点。多么好的年上素材啊。 
其实这句话也已经可以解释了很多后文的东西,比如接近插刀的两场比赛。两个曾经的搭档打得那般让人难过。 
在方锐一挑三那场比赛,收拾熊孩子赵禹哲的时候,叶修对陈果解释的时候,说的是:“他不懂做队友的了解和做对手的了解是两种情况。以前,方锐是把他当队友的,而现在,是对手。至于他……只知道站在对手的立场上来了解别人吧!” 

而林敬言和方锐,无疑都是对对方的了解都是作为队友的,所以一旦身份转换,场景也就会如此惨烈。 
全职里边昔日队友的有几次详细描写,比如高英杰和乔一帆,比如黄少天和于锋,比如老魏和蓝雨,还有苏沐橙和刘皓。但是没有一场比赛是这样的。哪怕是高英杰和乔一帆这样的好友,在场上对对方的熟悉程度也远不及林敬言和方锐之间。多么巨大的双箭头。这样的了解若是单方向的,另一个人也被妥妥地打倒不商量了。这样对对手的了解程度来说,大概全文中刷的最明显的也就叶修和韩文清那一战了吧。 
只不过叶修和韩文清一直是对手,而林敬言和方锐在过去一直是队友。叶修和韩文清熟悉了两个人之间的对手关系并且发展出来了对手的默契,而林敬言和方锐的关系,在转型的阵痛期。 

“你什么时候近视了?”他这边对应的正好是方锐。方锐虽然没他们这些人这么早,但和林敬言当年是搭档啊,那熟悉程度自然又不一样了。 
“平光的。”林敬言又推了推眼镜后说。

但是这种阵痛只是来自于场上而非场外,两个人过去的感情还是在的,从这次打霸图时候问林敬言的那一句眼镜的事儿就可以看出。第十赛季几次相遇都能看出两个人之间在场外的关系没有太大变化。大概也来自于两个人的经历和直面现实吧。 
不错,林敬言更了解方锐,因为他更长的职业经历和年龄所以他也有方锐并不了解他的那一面。但是并不是两个人从出生在一起就一定能成为一对儿的。事实上从两个人在擂台赛相遇就可以看出来,林敬言有更好的意识和了解,而方锐有更好的手速和更好的未来。 
昔日仰视着他的队长的小盗贼,正在走向更高的地方。 
走到同样高度的时候,才能拥有同样的视野和了解。

评论
热度 ( 149 )
  1. 文测鱼齐垣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最后两句QAQ

© 全职CP楼档案馆 | Powered by LOFTER